华西教育网

首页 > 综合新闻 > 正文

知、抑或未知——黄建南的中国文化自信

文章导读:——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会长 楚水上世纪二十年代中期,梁漱溟先生认真研究比较西方、印度、中国文化现状后,就认定未来之中国必将是中国文化的伟大复兴,如现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过程中,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...

——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会长 楚水

上世纪二十年代中期,梁漱溟先生认真研究比较西方、印度、中国文化现状后,就认定未来之中国必将是中国文化的伟大复兴,如现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过程中,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。上世纪八十年代,季羡林先生通过对《糖史》的研究与写作,比较中国与印度制糖的历史,及相互传播的过程,同样得出二十一世纪之中国,必将居于世界地缘政治中心,同样,也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。

然而,怎样才能实现一个民族的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呢?该有怎么样的序曲,如欧洲文艺复兴,是欧洲崛起的前奏,更是西班牙、英国开始逐渐居于世界地缘政治中心的文化基础。文艺复兴或文化伟大复兴的过程,总会出现一些超自然的文化现象,或被某些超自然的大师所引领,才能达到前所未有的境界与高度。欧洲文艺复兴,最典型的就是被人称为最接近上帝的人达芬奇,足可以称为“文艺复兴时期最完美的代表”,据说《蒙娜丽莎》和《最后的晚餐》可以用数学公式去计算蒙娜丽莎的笑容和犹大的位置,是科学与艺术最完美的融合。达·芬奇思想深邃,学识渊博、擅长绘画、雕刻、发明、建筑,通晓数学、生物学、物理学、天文学、地质学,前几年,清华大学曾经举办达·芬奇手稿展,从大约6000页中选出的很少一部分,就足以让人震撼:达·芬奇绝非常人,有一种超自然的秉赋,其崇尚的科学精神,引领世界潮流至少五百多年。

古云,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。在鸦片战争前,中国文化内循环之规律,大抵如此。鸦片战争打破了中国文化内循环,从被迫面临外敌入侵的殖民,到驱逐外敌建立共和,改革开放,走向复兴,正好差不多两百年正好一个轮回。如果时机的话,现在可能就是梁漱溟先生认为中华文化复兴的最佳契机,需要抓住机遇,促成飞跃。诚如欧洲文艺复兴,需要达芬奇作为一个代表,也最能代表一样。最近,黄建南先生风靡美国,“2020-2021洛杉矶国际艺术节暨比弗利艺术线上展",称为黄建南从蓝筹股艺术家,到全球艺术家标杆,被成为改变西方艺术史的中国人,欲称今年为黄建南年的文化现象,就拉开了中国文化复兴的序曲。

黄建南者,何许人也,怎么能和伟大的达·芬奇比侪?其实,大凡超人,皆非常人也。达芬奇最接近上帝,同样黄建南先生则最接近神,或佛祖。西安法门寺主持就曾主动为黄建南点燃一盏长明灯,就是冥冥之中,有某种默契,或有神助。黄建南的画有精神,有能量,一但诞生,就有自己的生命和气场,是一种治生生的存在,有灵魂,有骨殖,有血性。艺术无国界,这次风靡美国,征服美国,就是最好例证,也是中国元素,西方表现形式的最好表达,不同于徐悲鸿、林风眠,也不同于赵无极,是东方文化思想的西方艺术呈现,是中华文化复兴的最好表现形式,有神性,更有佛性,是知之之未知,未知之大知或先知,如永远燃烧的长明灯,就是文化复兴的希望之火。

相关阅读
关键词:
复制链接 打印 收藏